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遭遇战 >

民国时期战事之甘溪战斗

发布时间:2019-07-09 15:0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甘溪战斗】民国23 年(1934)秋,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不得不实行战略转移。命令红六军团先行突围西征,以打乱敌人的军事部署,策应中央红军主力转移。红六军团下辖第十七师、十八师2 个师6 个团,连同红校学生4 个连、野战医院、制弹修械厂,共 9700 余人。8 月 74 日,电令李成章、柏辉章指挥的9 个团,在“围剿”红三军的同时,堵截红六军团与红三军会合。10 月5日,红六军团折向东北,由猴场经余庆龙溪,分两路进入石阡县境的走马坪,欲由石阡经江口进入黔东与红三军会合。

  在红六军团还未进入猴场时,王家烈就已将黔军第三团和侯之坦部第一旅4 个团布防在乌江北岸回龙场、孙家渡一线,以阻击红军渡江北进。10 月6 日,湘军第十九师师长李觉,率第三十二、五十五2 个旅的3 个团和湘黔边区“剿匪”第一团,进驻石阡县城,将部队布防在县城西面的白沙至本庄一线;桂军第七军军长廖磊率第十九师2 个团,从南面进抵铁厂、平贯一线;湘军补充第一总队主任成铁铗率3 个团及桂军第二十四师师长覃联芳率领2 个团,从施秉赶赴余庆;黔军王天锡率第一、五、六团亦推进到猴场、龙溪一带。敌军实际上已从四面对红六军团形成合围态势,王家烈则亲率第一特务团于7 日赶赴瓮安督阵指挥。

  10 月 7 日,红六军团以第十七师四十九、五十、五十一3 个团为前卫,军团部及第十八师五十三团居中,十八师师部及五十二团为后卫,继续东移,准备进抵甘溪休息,晚上越过石(阡)、镇(远)大道,经江口转入印江县境。上午10 时,前卫部队到达甘溪,得知桂军第十九师已接近甘溪。部队很快做好战斗准备,第五十一团1 个营沿街展开。不久桂军赶到,战斗在西街头的木桥边打响。桂军抢先占领东北面白虎山和群宝山制高点,将第五十一、四十九两团压制在低洼地带,处境极为不利。 甘溪烈士纪念碑第五十团见状迅即抢占羊东坳高地,以猛烈的火力支援第五十一团和四十九团作战,接连攻占3 个山头,击退桂军两次进攻。但部队已是三面受敌,且桂军的兵力还在不断增加,总体的被动局面仍未改变。桂军重新组织进攻,一部从正面猛烈攻击甘溪街头阵地,一部从河沟低洼地突入青龙嘴高地,前卫部队与军团部的联系被截断。指挥前卫部队的兵团参谋长李达,收集起青龙嘴附近第五十一团、四十九团两团的团部及机枪连400 余人,冲出桂军包围,从甘溪东南杜老山高地向石阡南面的大地方(今镇远属)转移。留在甘溪的第五十一团2 个营和第四十九团仍坚守阵地,与敌人浴血奋战,为兵团主力转移争取了时间,在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后,于下午5 点开始向东撤退,途中击退湘军阻截,10 月8 日到达大地方,与转移到此的主力部队会合。部队在此进行休整,将第四十九、五十一两团合并为四十九团。

  桂军在重新组织正面进攻甘溪街阵地的同时,其主力分两路向龙骨屯、泥东坳迂回,企图侧击兵团部。直至此时,军团领导还不清楚前方情形,难以决策。当发现桂军已向纵深逼近时,才感到前卫部队作战不利。于是一面仓促派红校学员占领龙骨屯和老菜土高地,一面决定迅速撤离,向东南方向转移。命令第五十团接替红校阵地,阻击敌军,掩护军团直属单位和第十八师五十三团及后卫五十二团撤退。第五十团掩护主力转移后,原定跟随主力转移的路线已被桂军切断。团长郭鹏、政委彭栋材便率领部队向江口方向转移。此时红六军团已被分割为三断,陷入敌人20 余个团的紧缩包围之中,处境十分艰险。红六军团只得各自为战,运用游击战术与数倍于己的敌人在崇山峻岭间周旋。

  李达率领第五十一、四十九两个团部及机枪连首先突出敌人包围圈后,在甘溪东面的山里丛林间与敌人周旋两天,转至平贯石、镇大道向东北方向前进。10 月10 日,经尧寨、地印等地到达岑巩县黄平庄,又回转石阡公鹅。经过几个昼夜的艰苦辗转,于10 月11 日到达江口茶寨,再经德旺等地抵达梅溪宿营。10 月12 日,绕道梵净山西侧,经过印江县境到达松桃甘龙口附近。在此打听到贺龙领导的红三军在沿河枫香溪活动的消息。10 月14 日,李达率队直奔枫香溪,行进至沿河水田坝,与红三军第七师二十六团相遇,李达向贺龙汇报了红六军团的情况。休息1 天后,10 月16 日由李达带领原队伍做向导,贺龙、关向应率领红三军从水田坝出发,南下接应红六军团,当天到达四川酉阳南腰界。10 月17 日,从松桃猫山、甘龙到达火烧桥(今永安)。10 月18 日,经石梁到达印江木桶、石盘嘴。10 月19 日,经金厂、罗家湾到达冷家坝。10 月20 日,再入松桃从梵净山东侧经落曼、寨英到达江口怒溪。10 月21 日,转向梵净山南侧经太平、茶寨到达德旺。10 月22 日,红三军由德旺沿梵净山西侧行进至木根坡时,与郭鹏、彭栋材率领的第五十团相遇,会合后一起继续寻找红六军团主力。

  10 月7 日下午,红六军团主力在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下,从大土村以南转入深山密林之中,披荆斩棘,拓荒前进,避开了正面敌人的堵截,到达大地方。10 月8 日,进至红庙,击退桂军第十九师的追击,继续向南行进到路腊,遭黔军堵击,虽经激烈战斗,未能通过石(阡)、镇(远)大道封锁线 日到达黑冲。为避开敌人,部队离开道路,进入山间,翻越悬崖峭壁的滴水岩,

  10 月11 日到达施秉紫金关,发现施秉一线有敌人重兵把守,难以向南突围,遂向北经马溪、走马坪到达河闪滩,准备西渡乌江。但黔军万式炯第八团在对岸扼守,部队又折向东经瓮溪于10 月15 日到达朱家坝,准备渡石阡河进入印江。当前卫第五十二团到达板桥附近时,遭到湘军阻击。10 月16 日,军团决定再向甘溪方向转移,进至龙塘、关口,遭湘军第五十五旅唐伯寅团、独立第三十二旅及黔军一部堵截。红六军团与敌激烈交火,将其击溃继续向甘溪方向前进。第十八师一部及后卫第五十二团行进到柏杨附近,被敌截断,与主力失去联络。于是在师长龙云率领下,于当晚12 时撤出战斗,将队伍集中在朱家坝高地,正准备向白沙方向突围时,湘黔敌军又发起攻击,部队被迫还击,激战至10 月17 日晨才突出包围。由于敌人已在白沙一线布下重兵,龙云便率队朝东面晏家湾转移。10 月18 日,将队伍由川岩坝、谢家坡带入湘、桂、黔三省敌军设伏圈中的黑滩河,遭到重兵合击。红军战士被围困在三面临河一面绝壁的困牛山上,终因众寡悬殊,弹尽粮绝,五十二团团长田海清在激战中阵亡,余下的百余名红军决不做俘虏,集体跳崖,大部英勇牺牲。

  10 月19 日,师长龙云率领200 余人自困牛山奋力冲出重围,向白沙方向转移,经白沙、国荣、尧寨、小鸡公到达江口边境时,又遭黔军柏辉章部及民团阻击。10 月25 日,转战至石阡与岑巩交界的龙颈坳,遭黔军金祖典及岑巩民团堵击,战斗中龙云负伤,10 月27 日被俘,押送贵阳,后又转至湖南,于12月被杀害于长沙。在此次战斗中,五十二团指战员几乎阵亡或散失,仅剩极少部转移至江口德旺与主力会合。

  红六军团主力在重返甘溪后,于10 月17 日再经杜老山、卧水,黄昏时到达甘河坝。此时石、镇间的平贯至马厂坪封锁线 个营驻守平贯。军团当即派出警卫营抢占马厂坪,控制了突围必经通道的峡谷谷口,在当地老猎人的指引下,利用夜晚,进入峡谷向东转移。当湘军发觉后,便又前来追击,被红六军团一部击退,黎明前全军通过峡谷,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10 月18 日,继续向经尧寨、冷家榜、营盘坳进抵石家场(今石固)、凯峡河,在此击退黔军2 个团的阻击。10 月20 日,进入江口县境,当天到达茶寨。10 月21 日,经德旺进入印江县缠溪,再由大坳、官寨于10 月23 日到达幕龙、落坳一带。贺龙在行军途中得知此消息,便于10 月23 日经龙门、团龙、大园子、亚盘岭赶到芙蓉坝、建厂一带。10 月24 日,红六军团主力到达印江木黄与红三军胜利会师。

http://whclawfirm.com/haishangzaoyuzhan/14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