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遭遇战 >

苍灵十二将II 第二章 海上遭遇战

发布时间:2019-06-26 10:0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侯专员!那些船是从坚岩国方向来的!”江承宇的声音从外舱传进来,“我想我们应该撤退了!”

  “没错!”侯光磊狠狠地捏了传音器的把柄一下,“一号,二号,三号,四号!全体听我命令!所有在外舱的将士们,集中火力!围攻靠近的敌人!在内舱的将士们,释放灵圈和武灵!做好出舱战斗的准备!”

  “轰——”一声巨响从二号铁甲舰前方的水面上传来。几米高的水柱凭空升起,无数水花四处飞溅。一股强烈的波浪瞬间命中二号铁甲舰的船身,撞得它左右摇晃。一条无比巨大的巨型剑鱼从水中钻出,带着十几条小剑鱼一起冲向二号铁甲舰的外舱前部。它体内的灵力波动比它的同类强大得多,冲锋的速度也要快得多。火炮命中它的身体表面,却没能减弱它的俯冲速度,而只是炸开了它的表皮。也正在这时,一艘通体宝蓝色的船突然出现在天海之间,像是被某种法术凭空变出来一般。它正好出现在地藏剑鱼群之后不远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动静,看上去像是一艘鬼船。

  只听一声脆响,巨型剑鱼的上颌刚好扎穿二号铁甲船前方的火炮口。它的整个身体如同铡刀一般锋利,硬生生地将炮口削去一半,并在外舱的铁皮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大口子。几十颗不足核桃大小的灵力弹同时从外舱的发射孔中射出,瞬间在它的身体表面打出十几个洞。与它一同飞出的十几条小剑鱼纷纷命中二号铁甲船的船舱顶部,在船舱顶部凿出一片小坑洞。四根小炮管全部被小剑鱼的身体削断,打着旋儿,飞落海中。下一秒,又是几十颗小型灵力弹从二号铁甲船顶部的发射孔射出,将那些小剑鱼全部击碎。

  “侯专员!二号右前方出现不明目标!”内舱驾驶台前一名操控驾驶的船员突然高声向侯光磊喊道,“是一艘船!船上敌人数量未知!灵力平均级别未知!其他无法探测!”

  “什么?!该死!我们竟然什么都没发现!”侯光磊气得大步走出内舱,走到外舱右前方的观测孔前方,对着传音器下令,“二号!二号!准备出舱作战!全体迅速后退!迅速撤退!不能被围住!那些敌人可能是我们无法对抗的!”

  来自左前方的五艘船渐渐出现在五艘铁甲船上的苍灵国将士们的视线里。这五艘小型战船都是包铁皮的木制战船,体积比五艘铁甲船稍微大一些。船上没有任何涂装、旗帜和标志,除了甲板上的几门火炮外似乎没有任何武器。它们唯一不正常的地方是:都被淡紫色的雾气包围着。这雾气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算很浓,但海风却吹不走它们。一团又一团深紫色的东西不断地从雾气中钻出来,直飞向距离它们最近的一号铁甲船。

  “那些是什么东西?”一号铁甲船船舱内,指挥官紧握着手中的战刀,双眼紧盯着观测孔,“开火!迎击他们!”

  “咔!咔!”随着两声脆响,一号、二号两艘铁甲船的外舱舱门同时打开,从左右两边分开。这五艘铁甲船都是全封闭式,从船身到武器几乎完全用钢铁打造,在战场上基本从不开舱门——除了需要派人出舱作战的时候。两队灵师分别从一号、二号两艘铁甲船两侧的舱门飞出,在空中排列成两个五边形战阵。上百个不同颜色的灵圈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和强烈的灵力波动,硬生生地将剑鱼群从水面下释放出的灵力波动压制下去。数十道灵力射线同时从右侧战阵中射出,将飞出水面的十几条剑鱼一一击落。之前摧毁了船头的火炮的巨型剑鱼的残骸也被击飞到空中,并在空中爆开,化为数片血肉四处纷飞。

  “什么?”位于战阵中央的一名少尉突然惊呼出声。他看到了另外两条冲出水面的巨型剑鱼,以及那艘通体宝蓝色的船。那艘船简直不像是在航行,反而更像是在海面上飘荡,而且船上似乎没有任何可探测到的生命体。就在他眨眼的时候,那艘船似乎又变成了两三道重叠在一起的虚影,变得更加看不清。两条巨型剑鱼一左一右,直冲向它们正前方的五边形战阵。也就在这时,二号铁甲船周围的整片海面突然开始剧烈涌动,一道又一道波浪同时从四面八方涌向它的船身。三号、四号铁甲船同时放慢后退的速度,船上所有武器全部瞄准二号船周围的海面,全力开火,激起无数片水花。一条又一条黑黝黝的剑鱼被炸出水面。

  “不好!侯专员,二号被困住了!”江承宇双眼紧盯着观测孔,右手紧紧抓住白银鞭,左手紧紧握住观测孔下方一块凸起的把手,“那些灵兽应该是被某种法术操纵了!那艘蓝色船上应该有擅长傀儡术的高阶灵师!”

  “什么?难道是沧澜国的船吗?”侯光磊紧咬钢牙,“沧澜国的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儿?难道我们的情报和计算都错了?!”

  “侯专员!二号船前方海面又有大量生命体凭空出现!它们正以高速向我们冲过来!”驾驶台右侧的另一名船员高声说。

  侯光磊举起右臂,右手用力一挥,释放出自己的武灵。那是一柄长柄战斧,深紫色的斧柄长度超过一米五,紫红色的斧头如同马车轮一般大,白色的斧刃闪烁着耀眼寒光。他紧握住战斧的手柄,向武灵中注入一圈圈灵力。紫白相间的电光凭空出现在斧头周围,噼啪作响。紧跟在他身边的两名彪形大汉也释放出他们的武灵——两对攻防一体的狼牙棒。留在内舱的灵师们立刻列队完毕,围在他们身边,随时准备出击。

  “杀!”伴随着一声大喝,悬浮在一号铁甲船上方的五角星战阵自动散开。数十名灵师分散开来,冲入那上百团深紫色的雾气中。一号铁甲船上方的四门小炮同时开炮,先后射中最前方的几团雾气。几团雾气瞬间溃散,露出来的,是几具比正常人要高上几分的巨大骷髅。这几具骷髅不是正常人类拥有的乳白色或浅黄色骨骼,而是令人感到恐惧的暗蓝色,双手双脚都已成爪,上肢的双爪各握一柄宽阔的骨刀,空洞洞的眼眶中闪烁着两团暗红色的火焰。核桃大小的火枪弹打在它们粗壮的骨架上,只激起阵阵火星,却没有给它们带来多少伤害。

  “噗——”无数声闷响凭空响起。上百团深紫色雾气同时散开,在微微带着少许凉意的海风吹拂下化为乌有。上百具暗蓝色的骷髅士兵从雾气中显形,挥动手中的骨刀,杀向冲入它们中央的灵师们。释放出它们的那五艘船全都静静地停在原位,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就连甲板上操控火炮的士兵也没有任何发动攻击的意思。事实上,除了这些普通士兵,五艘船上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而战场另一侧的宝蓝色船竟慢慢地消失了,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零号铁甲船内舱内全体将士!听我号令!全体随我出击,掩护一号、二号船将士撤退!”侯光磊左手握住驾驶台上的一处机关,用力往下一拉,“江连长,船上的指挥交给你了!”

  伴随着一连串吱嘎响声,零号铁甲船的内外舱门同时全部打开。还没等江承宇阻拦,侯光磊和他身后的两名护卫已经跃出船舱,直奔半空中那数百具骷髅而去。三人身上的灵力波动突然大幅度增强,几乎达到了十几名三阶灵师的灵力总和。留在内舱的十几名三阶灵师紧跟在他们三人之后,在空中排成雁形战阵,向上空飞去。

  “快!三号、四号船内舱灵师出击,向前增援!”江承宇立刻接过船员递来的传音器,高声下令,“其他人自行撤退!三号、四号船立刻原路撤退,返回军港!”

  “嘭!”又一根粗大的水柱从海面上升起,命中二号铁甲船的右前方。二号铁甲船再也扛不住冲击,船底防护罩破裂,用铁皮和硬木混合制成的船底被打穿一个大口子,整个船身向左倒去。数十条剑鱼再次从水面中飞出,从前、上、右三个方位攻向二号船的船身,每一条剑鱼的体格都突然胀大几分,像是受到某种奇术的影响。就在它们以后,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黄色长条形生物从海面上露出头来,在海面上自动分成左右两队,向苍灵军将士们快速游去——那是一群海蛇。

  零号铁甲船的大口径火炮瞬间向上方倾斜,并向右前方射出一发炮弹。炮弹命中二号铁甲船上空的一片剑鱼。转瞬之间,二十几道身影纷纷从二号铁甲船右侧打开的舱口中飞出。二号铁甲船被炮弹爆炸的冲击力一推,顿时侧翻入水,径直向水下沉去。剑鱼群迅速潜回水面以下,海蛇群却没有立刻进攻,而只是不停地在海面上来回游动。海面上的波浪瞬间变得更大了一些,搅得另一边一号铁甲船的船身也开始剧烈晃动。

  侯光磊高声向下方的一号铁甲船传音。他的嗓音也随着他整个人气质的改变而变化,变得冷厉而果决。他瞬间冲到一只骷髅士兵身后,双臂高举,一斧劈下,将整只骷髅从中间一破两半。两名护卫也找上距离他们最近的两具骷髅,手起棒落,干净利落地打碎两具骷髅的头颅。三具骷髅瞬间化为粉末,在海风的吹拂下消散。从灵力级别上判断,这每一具骷髅都至少相当于三阶四、五级灵师,只是没有智慧而已。冲入骷髅阵中的二十多名灵师几乎全都在招架格挡,几乎完全被上百具骷髅压制住。就在这时,五艘船上的五门火炮同时调转方向,瞄准骷髅阵中央的灵师们,其中一门火炮更是直接对准新加入战场的侯光磊。

  一号铁甲船趁势旋转,用船舱前方的大口径火炮对准空中的骷髅群,并用船体后方紧贴海面的能量发射孔瞄准漂浮在海面上的海蛇群。一颗赤红色的炮弹和六道天蓝色的灵力射线同时从它的前后两端射出。大量海蛇被灵力射线贯穿或者击飞上天,就连几条潜回水面以下的剑鱼也被射穿,鲜血涌出水面。二号铁甲船没入海中,消失不见。从船上逃出来的二十多名灵师同时向下方开火,围攻它们下方的海洋生物。

  “三号,支援侯专员!四号,支援二号!”江承宇收起白银鞭,一把推开驾驶台上的其中一名船员,右手握住发射火炮的机关,左手紧握住传音器,声嘶力竭地大喊。

  强烈的阴风突然从骷髅士兵身上刮起,随风扩散,将一号铁甲船上出来的二十几名灵师围在其中。这阴风无色无味,却夹杂着一股强烈的怨气,令人作呕。几道血光连续闪动,几声惨叫先后响起。修为最弱的几名灵师瞬间从空中坠落,发出几声响亮的“噗通”声,摔入水中。

  “江连长!带零号和一号快撤!我们随后来!”侯光磊高声往回传音。他的速度瞬间加快了许多,紫红色的电光在他全身周围噼啪作响。大如车轮的巨斧在他手中来回转动,时而向下力劈,时而向左右斜劈,几乎每一招都能将一只骷髅劈碎。但也就在他喊出话的那一刻,前方的五艘船上的五门火炮同时开炮,喷吐出五道耀眼的火光。同时,又有数十只骷髅士兵从船身周围的雾气中涌出。

  几团火光在半空中爆炸。又是几名来不及闪避的灵师被火炮命中,坠落海中,甚至直接化为飞灰。十几只空出来的骷髅士兵像是已收到操控者的命令,齐刷刷地向侯光磊和他的两名护卫飞去。侯光磊三人一边躲避火炮,一边帮助没被缠住的己方灵师脱离包围圈。好几名杀出重围的灵师不由自主地往下一瞥,同时看到海面上浮现的那一圈圈白色光环。那些光环全都是由不足成年人手指粗细的电光汇聚而成的,正随着波浪围向一号铁甲船船身四周。数百条海蛇同时张开嘴,向海面喷吐出数百道细如蚕丝的白色电光。

  “一号!大吴!弃船逃生!”江承宇左手不停地发力,紧紧捏住手中的传音器,像是恨不得要把它捏碎。就在他下达命令的那一刻,零号铁甲船已经后退出近千米,只有它正前方的火炮仍然在不断调整角度,不断喷吐出炮弹。从三号、四号船上涌出的灵师们迅速从它船身两侧越过,分别冲向战场左右两侧。两队灵师分别组成两个不同的战阵,左侧以防御类武灵为主的灵师们组成的是方形战阵,右侧的长兵器类灵师则是锥形战阵。那上百条海蛇似乎没注意到新冲上来的这些人类,只是加大喷吐电光的力度。一个小型的漩涡渐渐出现在一号铁甲船周围,围着它缓缓转动。

  “咔!咔!”一号铁甲船的外舱门也瞬间打开。数十道身影从两侧舱门飞出,迅速冲向上空。就在他们冲出船体的下一刻,白色电光顺着波浪奔涌而上,从四面八方覆盖住一号铁甲船的整个船体。无数噼啪声此起彼伏,阵阵惨叫声不断从船舱内传出。

  侯光磊再一次全力输出自己体内的灵力,向四面八方传声。他身上的四个灵圈全都变成了深紫色,三十个亮白色光点交替闪烁。他高举起双臂,将巨斧举过头顶,向正前方用力一劈。一道紫红色的巨大直线型电光波凭空划出,将他正前方的十几只骷髅士兵全部一分为二。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武灵也被迫收回体内,身体在空中连抖两下,差一点便保持不住平衡。

  正在这一刻,他看到无数张脸凭空出现在他的右前方,也就是剑鱼群和海蛇群的正上方。那些脸像是由空气凝聚而成的,有人脸,有鬼脸,还有兽首,在空中形成一面墙。它们只出现了一瞬间,就从他的视线中消失。

  宝蓝色的“鬼船”早已不见踪影,只见远方的天海交接之处传来阵阵令人心悸的悲鸣声。

  手握狼牙棒的两名彪形护卫同时迅速向后退,掷出手中的狼牙棒武灵。两柄狼牙棒分别在空中打出一个旋,击碎两具骷髅的头颅,然后化为纯粹的土属性灵力,消散在空中。两人一左一右拉住侯光磊的双手,稳住他的身形,释放灵力防护罩,护住他们三人的身体。左右两方战场中央的灵师们同时爆发出数十道强大的灵力波动,在骷髅阵和海蛇阵中各杀出一道缺口。距离缺口最近的灵师们迅速往后倒飞,冲出敌军的包围圈。

  “轰——”一号铁甲船骤然爆炸,无数碎片四处纷飞。巨大的冲击力卷起高达数米的水柱,瞬间将几名靠近爆炸中心的灵师吞没。几条体积较大的剑鱼再次从水中飞出,撞击后退的苍灵军灵师。数百道闪电从海蛇们的口中射出,交织成另一张更大的电网,向战场右侧的十几名苍灵军灵师笼罩而去。全身都笼罩在阴气之下的骷髅士兵们再次出动,从两翼包夹战场左侧的苍灵军灵师。一字排开的五艘战船仍然没有要追击的意思,就连操作五门火炮的炮手们都没有再次开炮。

  两团巨大的淡白色气泡突然出现在从三号和四号铁甲船飞出的灵师们身上,将他们全部笼罩住。这两大团毫无攻击性的气泡迅速扩大,将还在战场之中的绝大部分苍灵军将士全部笼罩住。仅有少数几名没来得及从骷髅阵中逃出的灵师没有被笼罩。

  “叮——”一声奇异的响声凭空响起。下一秒,两大团气泡突然凭空消失,连带着其中的所有人一同消失,不见踪影。上百只骷髅士兵同时扑空。数百道白色闪电也打在空处,命中海蛇群前方的海面,激起无数片细碎的水花。

  侯光磊抬起手,用力揉了揉脑袋。他睁开眼,眺望前方的海面。不知道为什么,那群骷髅士兵和被操控的海洋生物全都没有追上来。前方数千米之内的海面重新变得风平浪静,探测不到任何海洋生物或者人类。两名护卫仍然护在他身旁,正一点点地给他输送灵力,帮助他恢复。零号铁甲船正在他们身下的海面上高速往回航行,三号、四号两艘船仍然在它的左右两侧。之前施展过需要长时间蓄力的大范围转移术的两队灵师正围在他们三人周围,组成两圈正圆形战阵。两队灵师都在匀速飞行,强行减缓自己体内灵力的消耗速度。

  “我们后退了多远?他们为什么没追上来?”侯光磊的声音重新变得平静如水。一阵海风从他身边吹过,吹乱他的额发,也吹起他铠甲外破碎掉近一半的罩袍。这一刻,他又变回了那个文质彬彬的参谋。

  “大概二、三海里吧,”右侧的彪形大汉清清嗓子,“我们的大范围转移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呵?照这么说,‘他们’没打算全歼我们……或者说,只把我们当作练兵的工具?”

  侯光磊的嘴角微微往上翘了一下。他抬了抬头,眼神微变,继续眺望远方的海面,眺望那远远的天海交接之处。他仿佛看到某些深不可测故而令人无比恐惧的东西,双瞳仿佛变得如同深海中的无尽漩涡般深邃。

  江承宇的脑袋从零号铁甲船的外舱舱门中探出来。他没有去看自己上方的侯光磊,而是和侯光磊一样,望向那片渐渐离他们远去的、差点将他们全部吞噬的海域。

  “我没事,江连长,”侯光磊深吸一口气,“我们现在必须原路返回。回港口以后,我会立刻把全部情况、全部损失都上报给总部。我们最好再快一点。”

  “我们没事,”侯光磊摇头,“真的没事。我想,我们已经得到非常重要的情报。如果我的猜测完全正确的话,这个情报,甚至有可能影响我国和西、北两国的局势。和这些相比,我们刚才的损失,连个零头都算不上。”

  江承宇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他先是抬了抬头,随后再次扭过头,望向远方。他似乎听到,几丝哀号声隐隐约约从远方传来,传入他的耳中。这声音是那么低、那么细微,但他又听得无比清楚,无比线

http://whclawfirm.com/haishangzaoyuzhan/5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