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战役 >

还原明军在1598年9月的三次大战役和露梁海战的经过非常困难

发布时间:2019-07-06 07:0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乱中杂录》成书在《两朝平攘录》约十年后,不知道有没有参考平壤录,但性质上也属于朝鲜版本的朝鲜阵军记

  这些史书记录具体明朝对日战争史,细节上有很多出入,经常对不起来,有些说法一眼看上去就非常有破绽

  就像裴松之注《三国志》,经常会罗列一大堆书,对同一件事有一大堆不同的说法

  丁酉秋 賊大掠湖南 平行長退據 順天府之南曳橋 所謂曳橋者 山形斗起 狀似虎伏 三面際海 一面連陸 自順天府 抵左水營之大路傍也 東連光陽 斥鹵爲界 南接南海島開洋 而獐島在其前二里許 西有狐頭 相距亦一里有餘 而中則海潮出入處也 石岾在其北十里外 而海農倉坪際焉 平行長設除其上 累土築城 容數千軍 作五層望樓 塗以白土 盖以瓦甎 狀如飛翼 傍列土庫 藏軍器軍粮 外築堅城一重 而於其北連陸處 廣鑿壕子 東西接海 引船出入

  其外又築一帶城 東西際海 中作門樓 盖以土燒之四面 城外週遭 設木柵二重 而其北一面 則加設一重城 上築女墻 出炮穴若蜂窩 自內城至外城 土屋櫛比 數千餘壘 東有船滄 乃賊船停泊處也 平行長及諸倭酋 沙奇炎島老 戞伊馬島老 阿鸞島老 古勿安島老 古敦島老 彼鸞島老等居其中

  提督劉綎率大軍下 屯南原谷城之間 時邢軍門 分四都督進兵 皆以是月二十日辰時爲約 都督馬貴主蔚山賊 都督董主泗川賊 提督劉綎主曳橋 都督陳璘掌水軍挾攻 於是 提督促發 我國兵馬印 給紅馬牌曰 隨征麗兵

  十九日 提督自富有倉起身 夕到月登村 宿副摠兵曺時聘陣中 夜四更發軍 翊曉直到順天府 城外住箚 距曳橋十五里許 差人約行長來會講好 密令旗旆官王世賢稱提督 且使本國白翰南卞弘達稱陪臣 欲爲行計 時副摠吳廣 發自樂安開寧村 至阿里岾 黎明麾諸士卒 匿諸山谷 平明副摠 及防禦使昭義將等 上山瞭賊 則賊上石岾東峯 放鳥銃數柄 燒柴烟氣 日出 或張旗或騎或步 二十里間 魚貫絡繹 又散上峯頭 列竪紅白旗 盛陳軍威 副摠望見曰 此必行長 將向順天 約會劉提督也 彼若見我兵 大計必壞 藏兵勿動 須待提督交兵 促發並進可也 昭義等謀曰 此距賊路二十里許 且海農之野 泥濘坎陷 未易乘機 必設伏近路 以要之賊 可破也 副摠遲疑不從 昭義將等 各抄精卒一隊 將設伏 俄聞賊放大砲以報變 乃光陽分路兵先把也 時行長盛備酒食 出至海農倉坪 望見天兵 回馬走還 提督卽催軍追趕 副摠吳廣亦望見 直截海農倉坪以渡 三路軍馬 一時合趨 賊上峯頂 搖旗揮劒 以示我軍 我軍乘銳 追迫石岾 賊卷旗幟 退入其壘 光陽分路兵 先薄賊陣外 廣軍繼至 王游戎斬賊十五級 督府旗牌官曺栢斬四級 自餘諸官將所獲 幷九十餘級

  二十日 三路天兵 進薄賊壘 相持進退 賊衆不敢出 唯於門穴 放砲而已 … 提督列大軍 賊壘之外一里許 盛張旗鼓 廣設棊木 又收取木竹 大作攻城器機 是夜賊燒柴炬 自城上投于城外 火光如晝 達曙放炮

  午時陳都督率統制使 乘潮列進 天兵望見 舟師盛至 莫不踴躍 士氣益倍 陳都督襲獐島 取賊軍粮三百餘石幷牛馬 刷還囚擄人三百餘口 分兵又搜剔三日浦賊巢 列戰艦于獐島前洋 皆揭白旗

  越翌日二十一 提督列兵城外 舟師乘早潮 進賊壘東隅 或進或退 賊乘船促櫓 有若誘引之狀 舟師不動賊 不敢前逼 潮落舟師乃退

  酉時賊由西門出 或一二名 或三四名 作綜出入 揮刀放丸 天兵一人 乘白馬突進奪一旗 賊徒走入 衆丸叢發 中其馬脚 馬不仆 提督賞銀牌 … 是夜賊燒炬放丸 如前夜

  翌日二十二 巳時陳都督督舟師 乘潮又進 賊悉衆以出 聚立船滄 天兵張帆促櫓 循環迭戰 彼此放丸 皆如雨 天兵船一艘 最着前進迫 賊百餘急涉淺港搏戰 天兵以鐵鉤 鉤斬十餘級 賊衆死傷甚多 而天兵亦如焉 游擊季金 中丸傷 時我國舟師 潮淺不得隨戰

  翌日二十三 昭義陣儒士鄭民俊等 奉酒果魚品 進提督府 提督方踞床 令家丁洗足 譯者李億禮呈報單 提督卽輟洗起立 引入禮謝 巳時提督率十餘騎 登賊營西丘瞭賊 提督發聲大嘯 從者皆作喊 各營列柵築壘 以示持久之意 令本國軍人督役 大造雲梯衝車 及各樣攻城器具 多設伏兵 嚴勅巡邏 厥夕賊三十餘人出城外 橫行放丸 抄射手對岸發矢 … 是夜賊達曙明 大亂放炮銃

  翌日二十六 白狐自賊陣中出來 至提督陣前逸去 衆卒追之不得 … 賊百餘人 出壘外橫行 放丸欲搏戰伏兵 天兵一人 佯中丸僵臥 賊已爲死 拔劒直來 欲斫天兵 突起以三枝戟貫胸 奪賊劒斬之 提督賞銀一百五十兩 錦衣二領 良馬一匹 卽除把揔 初昏提督督諸營 各擧二柄 齊聲作喊 形勢極壯 是夜賊情如前 是時各營攻城器機 半已垂畢 提督約以二十八日爲水陸夾攻之計

  翌日二十七 … 當日提督 率諸將官數百騎 亦狐頭瞭賊形 都元帥督收 各陣分定 工石及薪草 積如丘山 盖爲攻城時所用也 我軍頗苦之 提督欲以明日爲攻賊城 謂器械未完 退定來朔初二日 是夜初更許 賊中自相驚擾 良久乃止

  翌日二十九 提督分付諸營洎本國軍兵曰 合攻時 以忠淸兵屬王游擊等 入東水門 全羅兵屬吳副揔攻中堅 防禦使昭義將屬傅游擊等 主西水門 當日提督 率家丁徒步出 閱攻城器械 時行長欲與連和 僧倭將阿鸞島老曰 不如戰死 親自張旗 益設戰備云云 是夜賊亂放炮銃數百柄 戒嚴倍他 盖天兵作芻人 立賊壘外 賊疑攻城 故如是

  翌日三十 當曉提督 選精兵數千騎 匿諸外處 午後由大路 擊鼓吹角 魚貫以至 以示添兵之狀 … 天朝舟師一百三十艘亦至 賊上城頭呼言曰 自古未聞盡殺人者 願開一面 令我等得泊云 然其辭乃慢侮之言也 … 初昏督府令諸營 各擧兩炬火 放炮吹角 一時齊作 舟師亦如之 山海卒爲大陣 督府又令諸軍作喊 是夜二更初 賊亂放炮銃數百柄 如去夜狀 天兵亦放炮銃數百柄…當日天朝諸將官 爭督府曰 可令麗軍 當一面攻城 督府下詢元帥 元帥對曰 麗軍不敎之卒 不可獨當一面 督府依前分付

  翌日初二寅時 督府建大將旗 吹角作喊 四軍一時合圍 廣兵最先薄賊柵 而東西兵 距賊壕稍遠… 舟師乘潮列進 合攻東隅 巳時西隅兵淺港 將薄賊寨 賊百餘出西水門 亂搏天兵 天兵多死傷 昭義軍在後叢 發片箭賊退入 如是者再 舟師酣戰 陸兵不進 故乘汐乃退 午賊穿瓮城根出穴 自穴中擔出木板 列立內柵 亂放炮銃 以捶廣兵 時東隅兵 暫有退郤之狀 廣兵見之亦動 賊突出木柵外 踴劒亂斫 廣兵驚擾 賊自城上 負旗跳下 廝殺廣兵 死者六十餘 兵勢披靡 幾至潰奔 督府馬兵數百 作喊馳赴 賊退入 未幾賊投束薪於城外 且三十餘人 自穴中蟻出 把薪跳木柵之外 急燒衝車雲梯木牌等物 皆廣兵所棄之物也 天兵氣挫 不復督進 旣夕乃解圍 是時督府 令本國軍兵 分屬諸營 各樣攻城器械 衝車銅車竹牌雲梯 薪草工席土甎等具 苛督無已 我軍疲傷 至有逃躱者 至是又令我軍 急督移運 人甚怨苦 提督無戰意 不卽督兵攻陷 但列立衝車雲梯木牌等物 大兵蟻伏其內 或有睡者 廣兵一挫 倭奴橫行城外 或斫或焚 天兵坐視而已 是役也 廣兵死者二百餘 贛兵三百餘 餘不記

  翌日初三 南風終日吹 各營攻城器具 盡爲賊燒取 督府謀夜攻 把摠薛大勝書示昭義將曰 川浙兵矛盾 不相協力 今日之事 恐不利也 盖陳都督所統 皆浙兵 而督府所率 皆川廣兵也 故云 … 政府欲夜攻 募敢死士 應者頗衆 … 督府率諸將 及本國都元帥以下數百騎 巡狐頭諦賊中 進兵形勢 是曉昭義將草攻城難易 呈接伴使進督府 督府嘉之嫌其麗人之策 不用 … 令我國被擄人 乘城呼叱 極辱天兵 都元帥抄送伏兵 哨頭峙等路 督府亦遣通使隨之 盖泗川不利故也… 夜初更陳都督率統制使 合攻東隅 提督列兵助之 炮火雷飛聲若天崩 至夜分進退搏戰 賊大縮 俄有船中人呼 曰火藥盡 賊聞之 一時齊擧栱火 天兵亂下港口 而進船入木柵間 潮已退 不能制賊 亂斫之天兵與賊 相搏死傷甚衆 天兵知爲賊所奪 卽燒其船十三艘 下水登陸 統制使以輕船載濟天兵 活二百餘 死者過半 而倭奴死者亦夥 本國舟師三艘 亦掛着淺港 賊亂入搏之 寶城郡守所棄船 爲賊所屠 而郡守全伯玉 乘茅編得生求 登平山二浦船 堅閉木牌 令士卒不動 或射或刺 賊不能屠 安古羅萬戶禹守中中丸死 統制公甚悼之 時賊全力東隅之舟師 西水門一隅空虛 我國被擄女人 乘城呼言曰 天兵速陷之 督府促兵乘樓 則必有蕩覆之勢 而川浙相猜 大失戰期 人人憤罵之 且陳都督好戰者 謂陸兵已攻西隅 急促兵進薄 而陸兵不助 故舟師之敗 如是極慘 陳都督憤之曰 吾自今而後 但飮酒而已 不復進戰云云

  翌日初五陰而風 … 政府詣督府請戰 督府不從 政府出率諸將官 更詣督府請戰 督府不肯曰 吾撤兵而退 則至於流竄而止耳 若戰而不利 則虧損皇威 死有餘誅 故不敢耳 都元帥涕泣而請曰 臣受國家厚恩 不死至此 願率敢死士五百 爲先驅攻城 督府曰 貴國兵善潰奈何 元帥曰 若如是 斬兵防禦使頭 以謝軍前 督府俛首不答 副揔李芳春曰 若貴國兵 如是樂戰 何故若請天朝兵耶 元帥無以爲答乃退 盖李副揔所統皆馬兵 利於野戰 而不利於攻城 故防之 各營天兵 中丸傷者陸續 擔出其僕駄 亦冒夜移運 督府有退師之意 故如是

  我个人观点,明军在露梁海战所使用的军舰应当多为装备6到8门炮的二号福船,类似于欧洲海盗最喜欢的海盗帆船,使用这种船只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三桅巨舰吃水过深,而且速度较慢,不利于快速行动,另外一个就是日本军舰的火力没有多少大型火炮,二号福船足够应付。不过露梁海战中邓子龙奉命携巨舰三艘,士兵千人阻截日军退路,如果说邓只携带这三艘船,那么一艘船的士兵至少有三百人,这可能是为加强兵力做的优化,也有可能是有其他船只,考虑到日军的实力,陈磷不太可能就让等携带三艘船,但以明军水寨兵力来看,一千多人至少有十几到二十艘船,不过我还没有找到他携带这么多船的记录,因此我个人认为,邓的阻击部队应该是以三艘载200人左右、配备十到十五门炮的军舰,外加几艘朝鲜、明朝的小型船只组成的。楼主如果有相关资料欢迎补充@秋风萧落

http://whclawfirm.com/haishangzhanyi/11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