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战役 >

为什么我觉得万历朝鲜战争明军被日本爆的挺惨的??

发布时间:2019-07-03 03: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按明代档案,平壤之战,李如松上报的资料是明军战死796人,战伤1492人。 而日方死亡数是:守城的第一军小西行长 《日本战史.朝鲜役》与《征韩伟略》都记有同一兵力 “城兵一万五千人” 《日韩古迹》称有兵28000人.而《征韩伟略》则引得更清楚 当日军撤离平壤时 “行长检城兵不满五千”

  即,平壤之战即使按日本资料,日军至少也死了一万余人,日军死亡至少是明军12倍。

  看朝鲜宣宗对大明的感状疏: “窃照王师有征,天吏无敌,乃于本年正月初八日壬戌, 进攻平壤, 不崇朝而城破, 除焚溺斩杀之外, 余贼丧魄逃遁, 其军威之盛, 战胜之速, 委前史所未有。 臣与大小陪臣, 初闻捷音, 不觉涕泪之交下。 兹盖圣天子盛德诞敷, 神武远畅, 而名公赞谟, 本兵运筹。 侍郞宋专心机务, 指授方略, 谋猷克合, 用集殊功。 总兵李誓师慷慨, 义气动人, 军行所过, 秋毫无犯, 临阵督战, 身先列校。 至於铅丸击马, 火毒熏身, 色不怖而愈厉。 克城之日, 祭箕子而先封其墓, 恤疮痍而遍釂阵亡, 宣布德意, 慰问孤寡, 虽裵度之平淮西, 曹彬之下江南, 无以过此。 副参游击都司以下, 各该将领等官, 阚如虓虎, 如神助势。 至有巨石滚下而拒之直上者, 丸入胸膛而鏖杀未已者。 小邦袖手骇缩, 莫敢助力, 徒观其铁骑所蹴, 飞尘蓦野, 火箭所及, 赤焰弥天, 礮触列栅, 则决若吹毛, 抢剌守阵, 则捷若飞鹘, 腥烟漫空, 流血浑江, 天地为之摆裂, 山渊为之反覆。 彼贼之鸟铳汤石, 政犹螗臂拒辙, 无敢抵敌。 臣窃念, 平壤一城, 实伊精兵器械之处, 臣竭一道之力, 方经年莫窥, 而克复之后, 闻其所设守备, 则决非小邦兵力, 所可攻陷。 天威一震, 列屯望风, 已成破竹之势黄海以东, 不战自却, 旧都指日可复, 宗社次第汛扫。臣思先灵地下之感,念遗黎其苏之望,悲哀喜幸,惝恍难双,虽俗报答生成,实难为图。抑臣之所大快者,念惟小丑跳梁,自大于鳞人之乡;昧天之威,屡肆狂言,臣常痛之!今者鬼启其衷,自取天诛,其海岛垄栗惴惴然不敢喘息者,殊终其遗育,是岂徒雪小邦之羞,实亦彰百王之烈矣臣又闻之,有愿曲遂,天地之大德。所怀必达,臣子之至情。臣念今凶贼被剿,专在王师,而于小邦则未始有一毫创也。”

  宣宗“第念再造我国,收复三京,专是皇恩”------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1772页

  碧蹄馆之战是一场明军对约十倍以日军的硬战,最终明军因兵少,双方交战后各自退返。但在交换比上,明军大胜

  充分显示了16世纪末日军面对明军的的野战能力之弱,从此,日军丧胆,几乎再不敢主动与明军进行大规模野战

  宋应昌的《经略复国要编》有很明确的记载。 宋应昌以兵部左侍郎经略朝鲜、蓟辽等处军务,是李如松名义上的上司

  《经略复国要编》透露的入朝第一阶段(即日军败出平壤、开城、汉城三京为止),明军一共阵亡1241名官兵

  总计1241人 平壤战死796人,战伤1492人。加上开城阵亡6人,阵伤67人

  《经略复国要编》称二月内李如松要求给官兵换鞋子 各道相继送来鞋子如下 【○分守道解兀喇达靴一万一千四百五十九双 分巡道解兀喇达靴一万二千双 海盖道解兀喇达靴八千二百双 金州五百双 海州一千五百双】 总计33659双 通常情况 明军一定要有33659人 才会发相应数量的靴子 就姑且把这33659当成还能战斗的明军数量 明军总计38537人 除去平壤死伤2288人 开城死伤73人 还有2517人没发到新靴子 排除有部分明军没收到新靴子和相当多的非战斗减员(主要是饥饿与冻伤,有时明军不食达二日之久) 碧蹄馆死伤估计不会超过1000人,扣除其它零散战斗伤亡,碧蹄一战明军阵亡二三百人左右是比较可信的。

  因为朝鲜《宣祖实录》明确记载,碧蹄战后,陆续还有不少被认为“阵亡”的明军回到大营,李如松十分欣慰:

  “近日碧蹄被擒天兵,连续还来,提督亦以此为喜” --------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1739页

  可见,上述《经略复国要编》李如松在二月十六号上对明军兵员的统计很清楚 入朝官兵实到三万八千五百三十七人 平壤之战阵亡七百九十六 阵伤一千四百九十二 开城之战阵亡六人 阵伤六十七人 可战之兵为三万六千一百七十六人 临阵所选精锐为两万人

  碧蹄馆之战明军分四批而战 先是查大受的500人 而后是李宁 祖承训的2500人 而后是李如松的1000人 和杨元的1000人 要说这轻敌冒进被人伏击也是查大受 李如松在从坡州赶往碧蹄的时候已经得到官兵不利的消息 他仍然坚持赶往 还伤了左颊

  按照《经略复国要编》的精确算法, 祖承训、李宁三千前锋 李如松、张世爵、李如柏一千 杨元一千后继 总计五千 而战果则是以五千当倭数万,最终斩获一百六十七级,自身阵亡二百六十四,倭败绩遁退 是为“碧蹄之捷”,也就是说按照《经略复国要编》的立场和观点,碧蹄馆是一捷,而非败绩。与此有类似说法的是明朝诸葛元声的《两朝平攘录》,称李如松三千打退小早川隆景十万,群倭“咋舌咬指”不敢与之相斗,是役,斩获首级一百六十七级(与《经略复国要编》相同)。

  按李如松上报,碧蹄馆一役明军死亡264人-------李如松揭报:“职喝官兵争前砍杀,贼即披靡大溃,我兵乘胜追逐,当阵斩获首级一百六十七颗,内有贼首七名,系游击沈惟敬、通事张大膳辨验明的,夺获倭马四十五匹,倭器九十一件,比贼迟奔,因稻畦深陷马难驰骋不及穷追,收兵回营,查计阵亡官兵李世华、贾待聘等二百六十四员名,阵伤官兵四十九员名,射打死马二百七十六匹。”

  万历二十一年的三月下旬,宇喜多秀家在汉城清算了一下手里掌握的全部兵力,数字流传至今。可与碧蹄馆直接作战的日军部队与万历二十年七月末进行比较。

  万历二十年七月末 万历二十一年三月末 黑田长政 8000 减至5269 小早川隆景(含秀包) 10000 9552 立花宗茂、高桥统增 3200 仅剩1132 筑紫广门 900 仅存327

  从列表里可以看出,黑田长政减少了两千七百三十一人,小早川本队减少了四百四十八人,立花和筑紫这两支一线部队分别减少了两千零六十八人和五百七十三人。三、六两军团合计减员五千八百二十人,将近6000人。

  精锐的立花宗茂部队最早与明军接战,减员最严重,达70%,硬性减员达2000多人;随后参战的黑田部队稍好,减员30%

  这些部队的减员,是随着在碧蹄馆投入战斗的先后顺序而递减。筑紫是和小早川一起投入的战斗,两人减员的绝对数也极其接近。

  扣除零散战斗、非战斗减员等因素(尽管这时段内日军没有别的大战斗)碧蹄馆战斗给日军造成的硬性减员至少是3---4千人。

  所谓硬性减员,当主要是阵亡,剩下的是残废或重病归国。因为碧蹄之战到次年三月已过了两个月,轻伤和轻病该复员了。

  最大版本的伤亡数字出自《宣祖实录》里戚家军系统吴惟珊对朝鲜官员说“斩倭仅百二十余,天兵死伤千五百”

  但这话连朝鲜君臣也否定,在后面评到“惟珊乃袁主事差来体探人,南兵与提督有隙”

  据《宣祖实录》,明军分南北派系,同兵系即戚家军系统的吴惟忠等人。北军系即李如松为首的辽兵系统

  宣宗名臣尹根寿就指出,平壤之战是明军南北矛盾之始:“南北军不相能矣,平壤之役,南人先登力战,而得首级者皆是北人。故南军愤怨而如是也”

  “上曰:‘提督(李如松)用兵如何?’,(对曰):‘提督甚好人,而但南北兵不相得,诟骂提督者亦多矣!’” ----------------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1690页

  即使如此,朝鲜方认为的天兵死伤五六百事后被证明偏高,甚至最终死亡人数可能在三百以下

  “近日碧蹄被擒天兵,连续还来,提督亦以此为喜” --------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1739页

  蔚山大战,是最需多费口舌的,因为明朝一个言官的诽谤被清代修史者恶意引为信史,酿成蔚山之战成为明代军事史上最大的冤案!!!

  “辽兵阵亡已逾二万皆丧于如梅兄弟之手前后费饷六七百万又谓镐与如梅媚倭将清正与之讲和以私通清正之书进呈因论镐所当罪者二十八事可羞者十事”

  丁应泰其人是什么人格,稍懂历史者都知道,此奏一出,遭到在朝的明军高层一致强烈否定,要求朝廷派人来查勘伤亡

  明神宗不知何意,竟任命与丁应泰过从甚密的好友徐观澜为“查勘东征兵科左给事中”赴朝查勘蔚山死亡人数。但徐百般查验,无法交差,最后只好说查出二千人阵亡,后再无下文。

  有明一代,没有任何史料、档案、笔记记载过明军在蔚山死亡超过二千人。 即使一向夸大战果的日本(比如碧蹄馆明军参战仅数千,竟报斩杀明军二万。而泗川之战朝鲜史料称明军死亡五千人,日方竟“泗川表大明人八万余兵撃亡毕”),对于蔚山,按理说会吹个极大数字,实际呢,也不过才吹斩级一万三千。还有一说是:『浅野家文书』255号记录,合戦后的日本方面検证各场所合计10386人敌兵遗弃尸体确认。

  但就是这个吹牛已相当保守的数字,仍严重的言过其实,因为日本另一部史料《冢忠日记》就说了实话!!文中称,立花宗茂、吉川广家、黑田长政等人追击明军,“斩杀数百”!可见,日本人方面还是有说实话的!!

  对蔚山之战明军败撤,《万历实录》仅说“倭袭两协,弃辎重无算”,完全不承认有上万人的损失。 明人《万历三大征考。倭 下》“是时戊戌正月三日,经理闻报即仓皇撤兵,倭袭两协,弃辎重无算。经理乃移各兵回王京,图再举”

  明人《两朝平攘录。日本 下》“已而初三,贼兵弥近。镐益无措,因不俟及期,狼狈先行。卢游击二千兵在西江口,亦不传知。诸将闻经理、提督已撤营去,纷纷连夜乱退。贼知援兵到,即开门袭击,行缓者尽被杀死,赖吴副将、茅游击两营浙兵断后,倭追十数里,见有兵防后方回”

  -----------------------------这里也只说行缓者尽被杀死,但死亡数明显有限,据朝鲜史料《再造藩邦志》,日军追击未久:“经理(杨镐)令突骑击之,斩九级,贼乃却”

  副总李如梅接伴使李德悦驰启曰【○本月初四各营回军事,则已为驰启矣。当日诸军撤还之际,水陆倭贼合兵追击,至于三十里之外。唐军死者无数,或云三千,或云四千。其中卢参将一军,则已在后几近覆没云。而军中讳言,时未知其数也。大抵无端撤军,贼乘其后,苍黄奔北,自取败绩。弓矢蹬杖,投弃盈路,以至籍寇。安有如此痛哭之事,言之无及】----------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2474页

  朝鲜国王为蔚山死伤数字辨覆冤枉之事:【○初四日有经理与提督商议,以官兵渐疲,贼援日添,始令退兵。经理令步兵先退,挑选李如梅、杨登山、摆赛等马军自领为殿,贼不敢追蹑,路遇伤兵,令给标马载来,各营官兵别无损伤,但据本国别将韩明琏说称‘箭滩堵截官兵与贼交锋,杀伤相当,该被杀伤之数,亦不得的知’。臣回到安康访问,[color=red]得先后阵亡官兵共该八百余员名,被伤官兵共该三千余员名,其后到安东路上,多见被伤官兵因伤物故,该数想过一千余员名,官兵死伤之数,大约如此,而非亲自查验,不可保为的数......随据议政府状启:‘岛山一战,官兵死亡之数,俱系传闻之说,不可据以为信’】------------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2572页

  《再造藩邦志》关于蔚山之数伤亡【○当夜经理令撤各营,使摆赛、杨登山为殿,次第卷退,船上之贼见天兵回,争下陆。经理令突骑击之,斩九级,贼乃却。经理令诸军烧粮饷器械,达夜驰还庆州。吴惟忠、祖承训诸将在箭滩者,未及撤回,为贼所迫,浙兵多墮水死。是役也,天兵死者。几一千四百人。伤者三千余人。游击陈寅中丸舁还京城。陈愚闻以先锋将。分守东南隅。领家丁先登。手自斫贼。又放大炮及火箭破贼船。经理奖其壮勇。以城北地险。命移其中攻之。愚闻先入栅中。家丁戒其轻进。不从。已而中丸。舁归得不死。游击杨万金手执金鼓。登城力战。中丸而坠。舁归道卒。其他资粮器械。荡然无遗。】

  综合分析,在攻城阶段,明军死亡九百多人,而撤退阶段,牺牲一千余人,共计二千多人。

  而日方近世著名论文《蔚山笼城战与关原合战》见《关原合战与近世国制》第一章/首发于《倭城研究》(城郭谈话会)第二号,一九九八年

  则承认因被围困导致严重饥饿缺水的日军,在援军到来后没有积极追击明军,并且在解围后日军将领层普遍厌战,纷纷要求缩小战线。而远在日本的丰臣秀吉却大发雷霆,因为前线日军一再说打胜了,而且是“大胜”,却就是不敢追明军,这令它深为不解,极为恼怒。引发了丰臣系内部深刻裂痕,直接后遗症就是关原合战丰臣系的分裂。

  最早是清人古应泰(是不是名字也叫应泰,所以站一边去了?)在《明朝纪事本末》里的谬说。

  在朝鲜的日军野战能力,不妨先看一小插曲,即第一阶段战役停战阶段,日军曾有一次万人级别的北上骚扰,大杀晋州一带的朝鲜民众,当他们碰到急急来援的查大受区区几十个明军时:

  “翌日查总兵与精骑50余名着甲选马,驰过宿星岘,遇贼前锋,斩首15级。贼始知天兵到来,举阵惊骇奔散,晋州之贼亦退归云晋州城内积尸如山,杀死殆尽,自南原过谷城入顺天,人家一空。”---------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1854页

  “二十四日。三协俱进兵。左军围伴鸥亭贼窟。中军自兵营之路直冲贼幙。右军围太和江贼垒。经理躬自督战。诸军鼓噪奋击。炮声动天地。火箭数百枝相应俱发。风迅火烈。乱烧贼幙。黑烟弥空。乘胜拔伴鸥亭,太和江两窟。余贼逃生。走入岛山。天兵方抢首级。而贼已入保岛山。”

  “戊戌正月初一日。贼一人出城致淸正之书曰。淸正前月二十二日来此。而此地无识字者。招僧人之识字者於西生浦。始见贵国书。当共约三国之和云。经理投谕帖令速降。淸正副将金大夫持答书。招舌官传致曰。明日?午。贵官与吾会于南山。商和事可也。经理不答。盘诘生擒倭人则曰:“淸正,山时麻,顿吾,黑田,甲斐守诸贼俱在此城会议曰。天兵来朝鲜者累万。粮尽则回。天兵去后。我兵直抵王京留屯。仍将三道军粮。入犯大明云。淸正所率精兵三四百。各阵调来者通共二万余。前日太和之战。太半折损矣” ------------------这还仅仅是蔚山外围战斗

  明人《两朝平攘录 日本 下》载“次日进兵,倭贼于路连筑三寨,伴鸥亭、城隍堂、太和江皆在岛山之前,树为屏障,四维俱塞垒城,各多设铳眼,倭伏于内,麻总兵申严号令,督率官兵,努力向前。此日,游击茅国器统领浙兵,因李如梅已得首功,不待催督,各奋勇先登,连将三寨打破,又斩首661颗,生擒倭四名,得获倭马、器具、盔甲、刀铳、旗帜无算,又烧毁寨内铺面及住房万余间,仓粮牲畜尽数烧毁。倭见我兵勇战,奔上岛上山城,坚守不出”

  ------------------按明方记载,外围战摆赛设伏斩倭400多级(一说500级),随后全军齐攻又斩级661级,共得级至少1000。而蔚山战后邢阶上报材料是一共斩级1200,其余焚溺而亡的,饥渴冻亡的不计。

  平壤之战,中朝日三方资料都是日军死亡10000人以上,但明军得首级也不过1200。从此也可见,蔚山之战,日军死亡至少在万人以上

  可见,岛山之战,日本军队二万人主要损失于岛山外围的伴鸥亭、城隍堂等三座大寨。岛山城小,容纳不下这么多日军。而且,在外围战中,日军因溃败太速,发生了争逃中大批淹死的惨剧。

  《两朝平攘录》“左协副将李如梅同巡抚标下参将杨登山骑兵先到,各挑选轻骑,近岸埋伏,傍海拒援,而令游击摆赛以五百骑,于是日巳时抵巢诱贼。贼纵万余徒,各披带鲜、明盔甲,铳炮齐发,喊声震地,各挥刃迎敌。摆赛佯北,贼众乘势追赶,我兵伏者四起,奋勇剿杀,在阵斩获首级四百四十余颗,生擒倭将一员。已而,右协副总兵李芳春、解生等由西路马村齐至掩杀,我兵马步相兼,先后俱进,势焰张天,烟尘蔽日。贼皆望风奔溃,半由江边争船逃渡,覆舟四五只,渰死无数,具余尽归新修岛山城”

  “倭贼之从水路来者,为天兵所赶,翻船淹死者数千云”------------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第2464页

  在大半被歼后,剩余日军逃入岛山新垒,与守军一起死守,又因十天围困缺水无食,暴发惨重死亡。日本记载日本守军大批饥渴而死。

  在围城中,蔚山城内发生日军大面积冻饿而死的惨剧,(综合《宣祖实录》记载,也写明蔚山日军上万人冻饿而死)。

  淺野幸長有位家臣名叫大河內秀元,留下兩卷從軍日記《朝鮮記》,記載著當時的慘狀。

  “29日,敌我双方都按兵不动。我方在城内不分昼夜地修缮防御工事,根本没有时间睡觉。城中阳光照到的通道上,还有塔楼脚下,各处都有三、五十人因承受不住饥渴严寒而蜷缩在一起,武士、足轻或民夫,大家都没什么两样。还有一些人垂下头,躺在地上睡着了。士兵们手持长枪巡逻,也有人一整天都不动弹。人们用枪柄捅他们,试图将他们叫醒,但有一些已经冻死了。”

  日本《征伐记》--【○于是城中及饷路绝矣,夜汲濠水濠多尸混血饮之以救渴,嚼纸或煮壁土而食,或食牛马,牛马亦尽。出城外取战死者腰间粮以充食,将帅共一饭,分数箸以与兵士,与之共艰苦。】

  又据《李朝实录》,岛山城内倭军万人最后仅存三千。再加上被围时海上来援倭军常被明军轰沉船只,可见此役前后日本军队一共死亡二万人左右。

  而据日本方面留下的笔记,蔚山之战日军不仅损失惨重,而且对本国同胞极度残忍。 早在明军到来之前的11月中旬, 加藤清正 已知 蔚山 是明军必攻之地, 因此派亲信 浅野幸长 加紧修筑城防。 蔚山 以东1公里外有一座小山, 名称 岛山。 浅野幸长 日夜赶工, 在 岛山 上筑起一座高15米, 周长1.4公里的城堡, 其中分为本丸, 二之丸, 三之丸三道以大石条砌城的城墙。 城最外端也围起一道号称“总构”的土墙, 以保卫石墙之外的设施。 这还不够, 石墙之后, 又竖起12座箭塔, 严阵以待。

  工程浩大, 但时间却极为紧迫。 为了在明军赶到之前完工, 日军上至武士足轻, 下至民夫苦役, 全部上阵, 搬木头, 打石条, 挖地基, 忙得不亦乐乎。 工地的喧闹彻夜不停, 吵得随军的和尚 庆念 根本无法入睡。 但是为了能在这场战争中生存下去, 这点噪音又算什么? 庆念和尚 一咬牙, 忍了。 (《朝鲜日记》) 为了保证工程进度, 工头们努力将工人的体力逼到极限, 许多人由于疲劳困乏, 或者犯了什么小错, 都会遭到工头劈头盖脸的一顿乱鞭, 哀号之声不绝于耳。

  与日军做对的不仅是时间, 还有朝鲜那难以忍受的苦寒天气。 许多人由于终日在外劳作, 生了冻疮, 工程进度就更慢了。 再加上大冬天的缺粮, 蔚山 的粮食很快就不够吃。 管事的便把一些因工伤或冻伤已不堪驱使的劳工赶到郊外, 弃于荒野, 让他们自生自灭去也。 这些苦人儿千里迢迢被迫从日本来作苦力, 临了又被一脚踹开, 真是惨不堪言。 虽然 丰臣秀吉 曾亲下命令要求将日籍劳工安全送回日本, 但战火一起, 谁又有闲暇去照顾这些做牛作马的苦力? 身逢乱世, 人不如狗啊。庆念是大名太田一吉的私人僧侣和医生。记载表明,武士们对待已方的平民也十分残酷。这项记载中的受害者,是被强拉至侵略军中建造蔚山城的日本民夫: “在做打绳结之类的事时,犯了一点小错就会挨打。有可能这就成了那个人最后一回犯错误(即被打死了),这样的事我见过许多次。……再没有比这里更像地狱的地方了。” 庆念还写道,有一群民夫被派到森林里去砍树,为了修整树干而不得不留在那里,结果被一队中国巡逻兵抓住并砍头。还有“从几千里之外带来”的民夫,在港口装卸日军的战争物资时,身体几乎被背上的沉重货物压折。 除了记载这些令人惊骇的残酷事件,庆念的笔记还清楚地反映了1591年的秀吉发布身份统制令所造成的影响:从那以后,携带武器、统一着装的足轻,与没有武器、地位低下的农民劳工,有了清晰的分别。

  朝鲜李舜臣将军的笔记证实了这种现象。据他记载,有一次朝鲜士兵抓到一些日本农民,他们在讯问中说,自己是被岛津军拉来的民夫,由于不堪虐待而逃走

  更悲惨的是,据朝鲜《宣祖实录》引证相关情报,蔚山解围后,原已所剩无几的日本饥兵更因食物吃得太猛而又发生大面积死亡,几无幸存者:

  “戊戌三月已乙,陈御史接伴使李好闵来启曰“晋州水军金守称说,前年12月21日虏在西生浦时,清正闻岛山(即蔚山)围报,始为不信,曰:‘此奴以我远在西生浦,欲我来往,故为此说。’再闻实报,23日夜,始带五十兵来投岛山内城,二十兵中途见杀,三十同入,清正独坐其军,计粒而食,而经累日,事势甚迫。拔小刀凝颈,军官倭前夺其刀曰:‘此中有牛可烹,吃尽后处之’。天兵退阵之日,方吃其肉,清正见马兵围立城下甚盛,清正吐肉,引大剑刺颈,军官倭又夺之,幸将军小待,俄而步兵走出。贼闯城看曰‘此无奈取粮去耶!’。俄而马兵驰退,诸贼抚掌大惊曰‘今以后免死!’西生之贼船载食物舣于岛山之下。兵退即进,窟中之贼得吃粥物,尽毙。惟清正等若干人物得生。清正即还西生,杜门称疾,不理一事,曰:‘我在此处何为?归国何颜?!’日待关白之如还而已”

  由上可见,仅蔚山外围战,二万日军就已损失大半,那么按朝鲜记载,剩下的日军被围困中死了多少呢?

  “经理接伴使(朝方在杨镐身边的随从官员)李德馨、都元帅权粟驰启:‘自二十七日夕下雨达夜不霁,经理(杨镐)、提督(麻贵)提得逃出被掳人四名盘问,说称城中无粮无水,贼徒或契收拾烧米,夜来下雨,多以单衣纸张濡取汁饮之。清正深恨弃西生而来此云’”

  围城第五天: “张云翼驰启曰:‘今朝我国被掳儿童四名女人二名出来言,清正等五将时在城中,而军粮已尽,且无井泉,夜间汲城下井水,而卒倭不得饮之,城中贼众日夜忧闷云云。。。。。。倭贼二人持旗书欲为请和云云’”

  围城第七天: “我国被掳男女六七人出来问之,则城中无粮无井,贼卒乘夜下城收拾烧米而食。城外井泉已皆填塞,贼徒无器,以小钵取水而饮,或以衣湿水而啮之云”

  围城第九天 “张云翼驰启曰:‘去夜(30日)倭贼三十余欲汲水出城,金应瑞与降倭设伏擒五名,斩五级,问于降倭则曰城中无粮无水,而大将则金哥、清正等六将方在,军卒则万余名,而皆饥癃不合战用,精兵则未满千名云’”

  “所幸将士奋勇,径压其垒,扑杀四十余里,破灭坚城大栅数处,除焚溺死者不可胜计,俘斩其将校已千三百有奇。其素日所蓄积,累岁所置,一朝荡然所扫。清正仅以身免,奔之岛山之窟。我兵一再仰攻,惕于弹伤,设长围守之,既浃旬矣,贼益窘急,据示降者与我被掳者同称‘城守不满三千,为我炮矢所歼,并饥渴死者横尸成堆,仅鸟铳手二百名,日食生米一合,余皆奄奄待毙’”

  第九天城内尚有万余饥兵只是病饿不可战,到战争结束末,已死剩为三千,其中真正能战的是二百鸟铳兵,而且每天只有一合米勉强不死。杨镐政敌,及军中不和者,对此段内容均未做任何否定

  正因为遭受如此地狱般的惨状,第二次蔚山城之战,面对麻贵的猛攻,加藤清正基本是消极防守,斗胆出来一次还被少量明军骑兵羞辱,被日方史料大肆吹嘘如天神下凡的“虎加藤”原形毕露:

  “麻贵统大兵。以副摠兵解生为先锋。攻淸正於蔚山。分屯步兵於新宁,义兴之间。薛虎臣兵一千我国兵一百留屯左水营。遣我国别将金应瑞於庆州。约以九月十九日。先攻温井之贼。会差官郝云贤报。中路附贼鲜民出来者众。提督招舌官曰。右道之贼有撤去之形。鲜民被掳者多出来云。今攻温井。鲜民必多死。尔持免死帖。往与吴,王二将相议。不必速进。十一日二更。解生,杨登山领六千兵趋蔚山。王国栋,颇贵率三千兵埋伏於路傍。子夜直前搏战。斩十七级。仍屯山上。二十一日。进军于庆州于朝驿。四更。提督先发标兵。解,杨,王,颇四将马兵阵于岛山相望山上。提督下营富平驿旧址。步兵屯于兵营旧址。挑选精骑邀战。贼乍出乍入。已而大出。与骑兵交战。[color=red]千总麻云等领二百骑由箭滩到岛山。贼不意其至。仓黄奔逬。溺水死者甚众[/color]。只斩一级。尽烧房屋粮草。我国将官金应瑞亦於是日攻东莱温井之贼。斩数十级。提督令诸营各葺草房为屯守计。日出。游兵往来挑战。而贼坚守不出。天兵近城则放丸如雨。二十六日。提督令诸将变阵佯退。诱贼出城。而贼犹不出。二十九日。管拨军杨汝德报釜山贼援数日当到。三十日晓。提督先运粮饷大炮等于三十里外。抄骑兵伏於兵营西谷。平明诸军皆退屯。遣骑兵千余。驰骋於白莲岩下诸贼舶下碇之处。而贼亦不动。提督招四将及我国将官曰。我不可空坐度日。金总兵 应瑞 须抄鲜军及官兵。早趋东坪。一面剿贼。一面招出鲜民。翌月初六日。提督闻中路失利。多有忧色。卽回军留四将。伏于毛火村。初七日。我国被掳人全以连报关白已死。家康召淸正还。今将撤回。提督二十三日。移屯庆州回永川。闻贼撤回。引军还。 ”

  露梁之战,是最无争议的,日军死亡十倍于明军肯定不止,最大可能是二三十倍以上

  【○通判曰: “倭子十名, 出来釜营言: ‘陈提督露梁战捷时, 倭奴死者一万三千, 刘提督(即刘挺攻小西那一路)所杀, 亦千余矣。 行长, 淸正, 已为撤回原鎭, 平义智方在对马岛, 有再犯之计’ 云矣。】

  【○日午,贼兵大败,追焚二百余艘,贼兵烧溺俘斩殆尽,义弘等仅以余兵五十艘脱走,行长乘其间潜出猫岛西梁,向外洋而遁】--《宣庙中兴志》

  再来看看丰臣秀吉的囧态《日本外史》--【○吾起人奴,至为关白,孰非国恩哉?吾与明勾兵,祸结弗解,吾深悔之。彼闻吾死,或大举来报,国朝自古未曾受外国侵辱,及我时受焉。吾深耻之,是吾所以托国家于家康】 【○十三日,疾大笃,将瞑,已而张目曰:【勿使我十万兵为海外鬼。

  附,《日本外史》作者赖山阳可是出了名的日本愤青,所谓丰臣秀吉扯烂万历发下的诏书,说我欲王则王,何待尔封?的YY,就是他编造出来的

  清末民初的黄遵宪,为了激发中国人知耻后勇的民族觉醒,就把赖山阳这段YY当信史,写进了他的著作里

  而《征韩伟略》则是由更厉害的日本愤青、江户时代晚期学者川口长孺用汉文所写。里边极力渲染日本的侵略战功,YY杀人之多,不可胜数

  但这是这种书,也不得不承认,露梁突围中的岛津部队损失惨重,岛津“义弘苦战,从人半死”。而日本的《萨摩军纪》也提到,随从岛津参战的立花宗茂部,亦“从兵半死”。

  而还有一个第三方的史料能证明岛津的严重伤亡-----姜沆的《看羊录》,姜沆,本是朝鲜儒士,在战争中被掳掠至日本,成了旅日朝人。但也因此故,他能在日本接触许多直接的一手资讯。他在著作中提到:德川家康因岛津家在庆长之役中折损大半而心生窃喜

  原文:“义弘之精兵健卒太半伤死於一年之间家康等心喜之云”。这也是岛津军伤亡惨重的重要旁证。

  露梁明军损失极为轻微,据陈鳞奏报,露梁初战连死带伤才二三百人(原文是“而我官兵死伤亦二三百计,大抵矢炮交加,存亡呼吸,安能尽免”),全部战役中、朝两军加一块,大致伤亡500人左右。老将邓子龙只率二百人(一说三百)脱离大队孤身冒进,因而牺牲。除此之外,中小船为主的日军,无力给船坚利炮的明军造成多大损失。

  考虑到朝鲜民族英雄李舜臣部队在露梁海战中元气尚未恢复,兵力有限,歼敌数量亦有限,据《宣祖实录》载,李部烧毁日船50艘

http://whclawfirm.com/haishangzhanyi/8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